拳皇98ol无名和霸王丸 > 修真小說 > 修佛傳記 >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虛空封印
這話說得又是什么意思呢?一般危險?你是確認你能夠掌控得住了?恒仏只是想要知道說這斷臂的傷勢到底是被侵蝕到什么一個地步了?自己也沒有想到過有這樣的問題存在的說,像這小子說得如此的恐怖搞得恒仏自己都是心慌慌的。就真的是邪門了!這下就爆炸了,楊過脫下了自己的外衣,在里面是用皮帶。是的!真的是那種皮質做成的帶子就掛著牽著一半圓形的罐子。這罐子封堵住的地方正是楊過斷臂的那處。恒仏不知道這斷臂之處有什么如此的恐怖的點,不是用紗布束縛住就算了。竟然還需要用金屬進行封堵?而且這幾個帶子也是纏繞著楊過的肩膀和脖子。這僅僅只是為了固定?看不出來吧!這里面一定是有點關系的吧!

    恒仏是越看越不對勁了。就光是脫著衣服和這鎧甲封印的時間都十來分鐘了。整個的過程??!看得恒仏是心驚膽跳的說。呼吸都不敢大口的,可能楊過這家伙是故意營造這個氣氛的,不過這家伙就一只手,其實拆卸的速度并不是這么理想的說。禹森這個時候還是要出來講解一下的,這和明顯就已經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了吧?其實修士的世界里面吧斷臂重新長出來其實問題是不大的,就看你愿不愿意或者就是說。四肢被砍了用一定的藥劑還是可以長出來的??墑僑綣嫡夤セ鞲醬乓歡ǖ暮笠胖⒒蛘呤嵌拘災嗟?,有這一類限制類,壓制類的后續攻擊之術的話。那么就看你能不能克服了,所以恒仏的意思就是說這家伙這壓制之術如此繁瑣,就能夠知道這玩意應該是感染了某樣東西了。

    甚至就是說超過了自主的一個活動意識了。你是沒看見??!禹森卸下皮帶的時候吧!你看這臉色??!一下子整個就鐵青鐵青的。但是這圓形的罐子是不舍得拿下來的。

    “恒仏!你看這小子的臉色沒有?這事情不簡單??!你看這皮帶之上的咒語,這都是強力壓制的類型。我的意思就是說這些符咒都是為了這斷臂而設置的。先不管這家伙斷臂是怎么一個情況,這家伙的斷臂一定是受到了某種感染導致被侵蝕甚至是異變了吧!這真的是不是說沒有藥物去壓制的話,遲早的就感染全身的??蠢湊飭嬌謐憂慵業床倉荒蓯敲闈拷淶種譜×碩?。如果真的是要斷絕的話估計就應該不是所謂的藥物能夠做到的事情了。所以說將來……就有點棘手而已的。所以你自己也是小心一點吧!我總是感覺這斷臂之處有源源不斷的一個黑暗氣息冒出來的?!?br />
    “黑暗氣息?什么感覺??!”恒仏原本只是自言自語的,聲音小得蚊子都聽不見的。沒有想到的就是這都被楊過給聽見了。楊過以為恒仏是在抱怨的,這一臉的抱歉??!他是在害怕說恒仏已經猜到這結果了,然后的就是說拒絕幫忙便是了。這個才是讓楊過所害怕的。

    “不好意思啊前輩!這個……我真的……其實這個……。其實我們一開始也沒有報太大的希望,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想著只是想要壓制住就算了??墑敲揮邢氳降木褪撬嫡獠∏橐丫皇俏頤撬芄豢刂頻?。當時我們都已經準備好放棄了,可是忽然在江湖上聽聞到一修士護送玄奘過往西天取經,傳聞是法力高強一路斬妖伏魔的存在。力保玄奘是安全抵達了天竺。我這邊也是私心借助了姑姑的情報網查看了一下。結果真的是沒有想到是前輩您?!?br />
    “怎么了?沒事的!我這邊也希望能夠長長見識的,你只管打開便是了?!?br />
    恒仏基本上是沒有聽進去這后面講的一大堆,恒仏一心就盯著這斷臂在研究了。有點意思??!這些分析上面的時候就交給禹森吧!看來還是要低調一點了,或者是說要喬裝打扮一下了,自己護送這玄奘來說吧!其實很多時候自己都不想要出手的,可是事情就是如此的殘酷,這些個不要命的家伙飛蛾撲火一般。而且說這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這些個家伙哪里是好惹的?沖上來就是取性命的說,那恒仏哪里是能夠忍呢?提著雙刀上去就手起刀落的存在。關你是什么妖魔鬼怪的說,反正一切意圖不軌的都會被斬于馬下的說。

    在恒仏這里是沒有什么意思的,自己什么都沒有感覺到??墑欽馕薅碩司透撕芏嘁饌枷胍?,或者是有這個打算的修士全部都給大回去了。這威名就傳遞開來了,這還是有很多震懾作用的。好在就是說這知道恒仏的人還是不多的,只是知道說玄奘身邊有一個很厲害的修士?;故遣恢浪燈涫島銇柧褪前自笄斕渲夏歉齜頻負5男奘??;掛暈橇礁鋈死此?,那么這個事件已經越界了。禹森是不可能讓恒仏就這樣下去的。下次這種出風頭的時候就不能在做了?;蛘咧圃煲恢質橇礁鋈說募儐蟊閌橇?。不知為何這楊過說完這件事情之后,禹森一直都是很緊張的。應該說是慌張了。

    “恒仏!趕緊用冥界之眼看一下這當中的效果是如何的?這暗黑氣息已經溢出來,我想這當中的問題就不僅僅只是那么的簡單了?!?br />
    就這封印還未打開的時候,冥界之眼就徹底的爆炸了。恒仏剛剛是睜開了這冥界之眼的,這立馬是被火焰給灼傷了。天??!這是一個怎么樣的情況?自己的冥界之眼被陰火所灼傷了?是的!恒仏的冥界之眼在打開的那么一瞬間被火焰給灼傷了。自己的冥界之眼是什么玩意可曾想過?這可是至陰之物了,竟然還能夠被陰火給燙傷了?恒仏什么都沒有感知到就只能草草收場,為了自己冥界之眼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