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在邪魔的言語剛剛落下之際,酒樓窗外的虛空中,忽有一道劇烈的能量炸響聲回蕩而來。

    “是洛月圣子君辭,近些年來我三清界的后起之秀!”

    人群放眼望去,只見得在那高空當中,是有著兩道身影正在進行著激烈的大戰。

    而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洛月仙宮當代的圣子,君辭!

    牧奚因常年游走于虛實二界之中,活脫脫的一個甩手掌柜,數十年前,他將君辭冊封成了洛月仙宮新一代的圣子,且同時讓他兼負著代圣主的職位。

    不得不承認,洛月仙宮在君辭的帶領下,這些年來的發展,的確驚人,已近乎是成為了實界方面,諸圣地中實力可排在前列的圣地。

    “另一個……好像是天機圣子玄蕭?”

    天機府,實界諸圣地之一,昔日南陽城內,莫忘塵沖冠一怒為紅顏,引得天下大震,更有四大圣主齊臨,欲對他進行圍殺。

    而當時,天機府便是其一!

    那一日,莫忘塵以神王弓橫空萬里連誅四大圣子,當時的天機圣子,也死在了他的箭下。

    如今的玄蕭,便是這些年來,天機府所培育出來的新圣子,同有蓋代風采,是莫忘塵這一代人之后,新生代中的頂尖王者之一。

    “都是我三清界的后起之秀,這些年來,聽聞玄蕭一直征戰各域,已是取得了數十戰連勝的輝煌戰果,沒有想到今日,他竟于此和洛月圣子發生了交手!”

    城中,有不少人臉上忍不住激動了起來,自昔日神王體一代人相繼隱世之后,三清界內,幾乎便很少再有真正的頂尖驕子發生交手了。

    而作為新生代中的兩大年輕王者之一,無論是洛月圣子君辭,還是天機府的圣子玄蕭,他們兩人,這些年來,都有著極大的名氣。

    兩人若真的發生交手,可謂是莫忘塵時代之后,最為激烈的一場頂尖奇才的交鋒!

    “玄蕭,我今日只是途徑此地,且瑣事纏身,沒空與你胡鬧,若真想與我一戰,兩年之后,等我辭去代圣主之位,便可隨時奉陪!”

    君辭凌立于虛空當中,言語間,眉頭不由微蹙,他與玄蕭的相遇,只是一場偶然,且今日來此,也是為了要處理一些宗門之事,不想與玄蕭糾纏太多。

    “兩年太久?!?br />
    玄蕭卻是搖了搖頭,目光逼視在君辭的身上,眸中有洶涌戰意迸發,再次言道,“這些年來我戰遍天下,值得讓我出手的人,幾乎都已經敗了,唯獨剩下你一人,君辭,等將你擊敗之后,我便會踏上征戰虛界之路,鑄就神王體時代之后,新生代中最強之名!”

    “縱古歲月之中,有誰敢言無敵?誰又可稱不敗?所謂最強,那也只是一個名號,你玄蕭固然有些本事,卻無獨斷萬古之姿,而且我們現在交手,為時尚早?!本且⊥?,他不是不敢戰,而是不想戰。

    “廢話少說,欲證逆生大道,必須要開創出一條屬于自己的無敵之路,今日你戰也好,不戰也罷,此戰早已不可避免?!?br />
    言語落下,在天機圣子玄蕭的身上,便是轟然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整個古城彌漫起了一股浩瀚神力,作為新生代中最為頂尖的奇才之一,玄蕭自然也早已是踏入了神境。

    “既然此戰不可避免,那么今日……”

    君辭深吸的了一口氣,眸中忽有精芒爆發,剎那間,在他的身上,亦是有著一股浩瀚神力被釋放而出,兩股氣息瞬間交融到了一起,讓得這方天地都是不由失去了顏色。

    城中,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一語不發,靜候這場近年來,最為激烈的驕子大戰。

    “呵呵,看來二位似乎都很有名氣,而且實力也還行,不妨,便先讓我來陪你們玩玩?”

    然而,就在大戰即將一觸即發之時,忽然的,在那城中某處,傳來了一道清晰的笑語。

    所有人都是下意識的轉眸望去,只見,是有著五道年輕的身影,至某個酒樓當中緩慢走了出來。

    “沒想到此界,竟還能誕生出神境高手,著實讓我感到有些意外,難得遇上了,而且還是兩個極富名氣的天才,我倒是很有興趣玩玩?!?br />
    這五人,自然便是邪魔這一眾來自九經界的驕子。

    而開口說話的,是一名手執折扇的青年男子,他站出了一步,臉上帶著淺笑,更多的,則是給人一種細膩的感覺,絲毫未將君辭、玄蕭這兩位新生代中的頂尖奇才放在眼里。

    執扇男子名叫軒轅空白,隨邪魔征戰萬界,此番來到三清界中,本以為這里將是他們這些年來所到的最為無聊的一界,卻沒想到,在這里,似乎也能找到一些有樂趣的事情。

    “還是讓我來吧,之前在其他大界,你們每次都搶著出手,到了這里,也總該讓給我了吧?”

    在軒轅空白身后,又是一名青年男子站出,他名叫福魔,福中化魔,這是他給自己所取的名字。

    “誰出手都無所謂,難得有閑暇之余,就順便玩玩吧?!?br />
    那面容向來冷峻的邪魔,此刻臉上卻是忍不住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那倒是,你們兩也別爭了,便讓我出手吧,你們二人出手想來沒有分寸,這兩人雖也踏入了神境,但看樣子,實力卻不如何,萬一被你們玩死了,可就沒趣了?!?br />
    在邪魔的言語剛剛落下,他身后的另外兩人,也是走了出來,竟都是要搶著出手。

    “我看還是猜拳決定算了……”

    其中一人苦笑,不由這般提議道。

    眾人聞言覺得有理,絲毫沒有理會四周傻眼的眾人,竟真的開始猜起了拳來。

    “找死!”

    高空上方,那性子向來狂戾的玄蕭,眸中忍不住閃過一抹殺機。

    自己好歹也是新生代中一等一的高手,這些年來征戰三清界各域,取得了數十連勝的戰果,放眼當世的后起之秀之中,又有幾人可與自己并論?

    但此刻,卻平白冒出來幾個不知是從哪里來的毛頭小子,竟然在這里大放狂言,且還用猜拳的方式,決定誰來出手,這對自己乃至是洛月圣子君辭而言,都是極大的挑釁與藐視!

    如何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