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菲,6乘以8等于幾?”飯后,歐葉對諾菲進行家庭教育。

    諾菲對答如流:“六八四十八?!?br />
    “六乘以八,再減去八呢?”歐葉加大了難度。

    諾菲略作思考后答道:“四十?!?br />
    歐葉又問:“四十是幾乘以幾呢?”

    諾菲沉穩自信的說:“五八四十?!?br />
    “所以六乘以八再減去八的另一種形式,是五乘以八,對嗎?”歐葉加入了一些邏輯上的思考。

    諾菲眨眨眼睛,說到:“對啊?!?br />
    “那么九乘以九再減去九的另一種形式,是什么?”

    “嗯……”諾菲陷入沉思,這種問題對于差兩月滿四歲的小朋友來說太難了,相當于讓高中生去證明黎曼猜想。

    “嗯嗯嗯……”諾菲“嗯”了一會兒,說到:“八九七十二?!?br />
    “正確!”歐葉啪啪拍著巴掌,你說她家的閨女不是天才兒童,她肯定會鄙視你。

    諾菲接受家庭教育的第一天,她的數學水平被歐葉評定為小學二年級。

    從事啟蒙教育的數學老師和研究深奧難題的數學教授是兩種職業,前者很難兼職后者,而后者兼職前者需要注意的只是方法問題。

    沈諾菲對于數字的敏感度似乎是種與生俱來的本能,她正好又生在父母都是數學家的家庭,她的父母當然會在這方面將她的自帶天賦培養到極致。

    但歐葉同時注意到,諾菲對于幾何圖形的理解力有待于進一步提升。

    “諾菲這是什么圖形呀?”

    “長方形?!?br />
    “這個呢?”

    “長方形?!?br />
    “不完全正確,這是正方形?!?br />
    “咦惹,正方形?”

    “正方形是一種特殊的長方形,它的四條邊長相等?!迸芬賭米懦咦釉謚繳媳然?,她對諾菲的教育進入了基礎概念構筑階段。

    小朋友天性貪玩,諾菲也是如此。

    然而在學數學的時候,諾菲表現的很投入,或許對她來說這也是一種玩的方式。

    母女倆樂在其中,歐葉的病似乎都緩解了不少。

    旁觀的翠萍感慨一句:“諾菲這丫頭,太聰明了。不僅聰明,還很懂事?!?br />
    ……

    沈奇科研中心主任辦公室。

    沈奇靠在沙發上喝咖啡,同時操作手機與人聊天:“齊老師你的意思是,我家諾菲天生就有音樂細胞?”

    齊老師是西城威華幼兒園的音樂老師,她回復:“是的,諾菲回家之后,你們可以放一些古典音樂曲子給她聽,繼續激發她對音樂的喜愛?!?br />
    沈奇:“好的。拜托齊老師在音樂上多多指點諾菲,畢竟你是專業的音樂教師,而我和諾菲媽媽能做也就是放音樂了?!?br />
    結束了與齊老師的聊天,沈奇不禁好奇,不到四歲的諾菲在諸多方面表現出優異的天賦,莫非系統可以遺傳給子女?已經遺傳了?

    沈奇的系統沒有開通音樂科目,所以諾菲的系統是加強版?

    老沈家的鎮宅之寶,祖傳的系統啊……

    沈奇問系統:“你或者你的后代,在生物學上可以遺傳給我的后代嗎?”

    系統不予回答。

    “附身系統的起源及是否存在生物遺傳性”這個課題,需要沈奇自己去研究。

    咚咚咚。

    有人敲門。

    “請進?!?br />
    進來一人,是賀琳,她將手里的文件夾遞給沈奇:“沈主任,學習過你發給我的資料后,我深受啟迪。坦誠的說,那份資料的理論核心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去消化,但在受體凝滯劑這個具體課題上,我做出了一份新的實驗設計,唐教授看過后覺得可行,沈主任你也給瞧瞧吧?!?br />
    “哦?你的效率真高啊?!鄙蚱娼庸募?,望向餐飲區的咖啡壺說到:“賀琳,先喝杯咖啡?!?br />
    “嗯?!焙亓綻吹講鴕?,倒咖啡,加糖加奶。

    賀琳端著咖啡杯回到沈奇身邊,沈奇合上文件夾說到:“偶極環化這一步去掉,這一步是畫蛇添足。其他的沒問題,按你的設計來做就OK了?!?br />
    “這……你也太快了吧?”賀琳好生意外,她去倒咖啡的短短時間內,沈奇便看完了她寫的實驗設計。

    男人最怕的事情就是太快了,沈奇這么快是因為他抓住了重點:“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咱們盡量加快進度吧?!?br />
    “行,那我回去做實驗了?!焙亓照獗憷肴?,她心忖這藥是為了救你老婆,你說OK就OK咯。

    做科研不能上頭,不要意氣用事。

    賀琳相信,沈奇在對待救自己老婆藥物的問題上絕對不會意氣用事、敷衍了事,這也從側面說明,沈奇對她寫的實驗設計基本上滿意。

    來到樓下的中心內部咖啡廳,賀琳伸了個懶腰,累啊。

    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有時還要熬通宵的工作強度,長期這么做,人是頂不住的。

    頂不住就喝咖啡咯,賀琳又喝了一杯咖啡。

    滿血復活的賀琳來到化學實驗室,正巧遇見肖銘往外走。

    “你干嘛去呀?”賀琳問到。

    肖銘敲了敲腕表:“到點了,喝咖啡?!?br />
    “看樣子你們組的進度很順利?!焙亓沼胄っ揮兄苯擁木赫叵?,實際上肖銘組的課題是為賀琳組提供基礎數據和結果。

    “順利到你不敢相信?!斃っ癲賒絨鵲幕踴郵腫吡?。

    同事間簡單的聊天之后,壓力轉移到了賀琳的身上。

    賀琳進入實驗室,她們組的三個組員緊密團結在她的周圍。

    “今晚加班?!焙亓昭約蛞悵嗟南麓锪酥甘?。

    “這……好吧?!弊樵泵翹谷喚郵芎刈槌さ墓ぷ靼才?,加班是家常便飯。

    對于實驗員來說,不要等待進度,而要將進度甩在身后。

    合格的實驗員從不會無所事事,他們總有課題可以研究。

    沒有實驗可做的實驗員,會慌的。

    迎著清風,披著夕陽,沈奇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他步行回家。

    妻賢女孝,其樂融融,沈家的晚餐洋溢幸福。

    飯后,沈奇播放環繞立體音劇場版I-MAX《夜曲》,他注意觀察諾菲的神態。

    諾菲瞬間安靜下來,她癡癡入迷的樣子,似乎被某種魔力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