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98ol无名和霸王丸 > 都市小說 > 幽冥巫師 > 第一百九十三章:鬼靈邪法
    “那四個死人,分別占據的是天地風雷四部,鐵桌面是天,四條腿代表天涯海角,這表示天地間一切事物盡在此地,籠子上的黑羊是陰祭,因為公羊本來就是一種性格陰沉的動物,據說它會趁人睡著的時候吸食人的靈魂,而黑顏色的公羊更是極品公羊。

    黑巫師開壇做法,黑羊頭是必須的物件,而這個鐵籠又名攝魂罩,是關鎖人靈魂的法器,也就是鎖這四個死人靈魂的盒子,以此作為圖獺邪神的祭品,用咒語喚醒圖獺邪神。這在巫師世界,可是有明確記載的?!甭Сべ┵┒?,說了這些巫師世界的典故。

    空大士邊聽邊點頭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看來你對于巫師族的上古邪術很有研究啊。不過,你應該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這四個人的眼珠子為什么會被人扣掉?我們研究了巫師世界各個族群的祭祀儀式,得出一個結論,但凡摳出眼珠的行為都是害怕死亡的亡靈知道祭祀者的模樣,如果對方真有能力復活圖獺邪神,還擔心死者知道自己的模樣嗎?”

    盧鹿沉思片刻后說道:“我們鬼獸師,對于巫師的祭祀方式并不太了解。這些細節,還望空大士說明?!?br />
    空大士繼續說道:“圖獺邪神的貢品和這種儀式最大的區別在于,前者是以四人為祭司,而此地卻是以四人為祭品。你完全弄錯了內容啊,盧鹿先生?!?br />
    “這我還真沒想到,謝謝空大士,今天我也算是長了見識?!甭骨返乃檔?。他這種謙遜的態度,也讓我明白,跟狼騎尉對抗,就是死路一條。

    空大士冷笑一聲道:“這很明顯是當年巫師世界中元道人所創的法術:鬼靈。難道盧大士連這點都看不出來嗎?”

    盧鹿聽罷又仔細繞著祭祀場地看了很長時間,才嘆了口氣說道:“不是我故意裝糊涂,而是我確實沒有聽說過鬼靈這一法術?!?br />
    空大士的表情很明顯表露了他對于盧鹿所言的懷疑態度,他說道:“你爺爺和你父親在鬼獸師這一巫師行當,也屬于最頂尖的人物了。我真沒想到,你居然連鬼靈都不知道,這讓你的先人情何以堪???看來,你跟你的先輩,差的不是一點兒兩點兒啊?!?br />
    盧鹿嘆了口氣道:“我這些年醉心于客車廠經營和人類世界生活,對于鬼獸師的技能,確實荒廢太久了啊?!?br />
    “好,既然盧大師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不知道何所謂鬼靈,那么我就為兩位仔細解釋一下,鬼靈其手法來說應該算是控靈術的范疇,但因為控靈法師極力反對將這門上古巫師邪術歸于自己門類。所以,鬼靈到目前為止,是屬于沒有娘家的技能。由于其是通過恐怖的手段使一個正常人產生妖化狀態,從而獲得超常能力,所以各種族間早已達成共識,絕不參與這門邪法的修煉?!?br />
    “乍一聽鬼靈的成法之途,似乎與血族戰士一樣,都是通過外力改變人體結構,但是二者根本的區別就在于,血族戰士是以血蟲為蠱改變人體,血族戰士擁有獨立的思想。而鬼靈,則是以邪靈附體,從而讓施法方獲得對鬼靈的實際控制,其最大的危害不在于鬼靈本身的異變,而是它所具備的強大能力。這種強大能力,可以對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勢力造成巨大的威脅,甚至包括很多能力超強的巫師世界高手在內。因為,鬼靈一旦妖化成功,對于狼騎尉而言,都是巨大的威脅,所以,我們必須在鬼靈妖化之前,找出這個修煉鬼靈邪法的人,否則后果不堪設想?!?br />
    我們聽罷都覺得事態空前嚴重,這也進一步反應了,我們就是被別人跟鉆了空子,這件事情,跟盧廠長、我、盧海洋和毛毛,都沒有一毛錢關系。

    空大士又說道:“這個洞是盧大師你的,而你的公子連續兩天出現在我們的監視范圍之內,甚至搶走了我們本已控制的嫌疑人。你和他的這些行為,我需要你能給出一個合適的理由,否則,我就只能提前說一聲抱歉了?!?br />
    盧鹿真沒想到,本來是陪我過來,結果,這災禍,卻落到他身上了。

    他趕忙說道:“那么,兩位大士能否給我一點時間,我也可以配合二位調查此事?!?br />
    “那是不必要了,今天本來是對方先生展開調查的,不過看樣子他和這件事的關系確實不大。不過,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方先生配合,我需要那個孩子進行調查,希望你不要阻攔?!?br />
    他們居然要帶走毛毛,我當然不可能同意,便說道:“毛毛只是智商有問題的傻孩子,你們帶走他,起不了任何作用的?!?br />
    空大士堆起一臉詭異的笑容說道:“方先生可別當我們是傻子,沒有任何一個狼騎尉會是傻子。那孩子真的如你所說是個傻子?或是一個能力超群的傻子?”

    以狼騎尉的消息搜集能力,我當然知道毛毛的真實身份對他們而言,絕對不是什么秘密。但他畢竟跟我生活了這么一段時間,就這樣把孩子交給狼騎尉,我自然不會心甘情愿。

    想到這里,我毅然說道:“毛毛已經習慣了在我這里的生活,我不可能把他交給你們或者是任何其他人?!?br />
    “聰明人應該選擇最適合自己的道路,而不是強充好漢?!?br />
    “這和強充好漢沒有任何關系,毛毛這樣的孩子如果交到你們手上,他將來的命運如何,說實話,就很難預料了?!?br />
    空大士“嘿嘿”笑道:“依你的意思,我們狼騎尉似乎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根本就是兩碼事兒,一個孩子當然應該在他最適合的地方成長長大,我能照顧他,并為此愿意付出時間,可是你們狼騎尉有這樣的耐心和決心嗎?”

    “如果你把孩子交出來,我們就可以放棄這次事件的調查?!?br />
    “這件事與我們沒有任何關系,我不怕你調查兇手,而且,我希望你最好把那個人找出來,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而不是簡單的放棄。你們不怕這個人,我們還怕呢?!?br />
    “小方,我覺得,你應該慎重考慮空大士的意見?!甭瓜勻皇俏俗約憾涌悸?,動員我放棄毛毛,這讓我感到非常憤怒,所以我根本沒有理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