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故意引動怪物攻城?”

    天工霞眉頭微蹙。

    “不排除這個可能,能夠同時三方面一起進攻,這表示怪物那邊絕對有人指揮。

    至于誰指揮,是人是怪物,都無所謂。只要是活的,砍了都會死?!?br />
    “你不覺的現在很無聊么?總得找點事情做不是?黑潮還沒穩定下來,這些搗鬼的人居然就能隨便走動。

    他們不怕黑潮?不怕里面的各種怪物?”林盛眼神里閃爍著微光。

    “如果能夠把他們的秘密拿到手,我們肯定能打通兩邊圣殿的航道?!?br />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不管他什么身份,什么意圖,既然他展現出了這個能力,那就可以搶奪過來,為我所用!”

    林盛站起身,溝通圣殿夕日塔。

    一幕幕夕日塔監控的畫面迅速傳遞進他腦海。

    他一一的進行篩選,尋找可能是引動怪物黑潮的幕后黑手。

    這種能力比衛星監控還要可怕。

    而且現在的恒瑞卡拉,因為天空被神秘的紅色云層遮住,衛星已經沒辦法直接定位這里。

    要想看到這里,只能通過進來后肉眼的方式觀看。

    很快,林盛先從怪物最先開始出現的地方查找起。

    夕日塔的強大之處就在于,能隨時隨地,只要在范圍內,就能查閱前后三天的覆蓋區域所有信息。

    只要是在這里發生過的,全部都可以查到。

    林盛很快通過精準定位的方式,篩掉了大堆的無意義監控時間。然后利用快進的方式,讓天工霞也一起來幫忙。

    就這樣他還嫌慢,迅速又調集了數十名周圍的紅鎧戰士過來,一起幫著檢查可疑對象。

    為了檢查方便,林盛直接讓夕日塔將投影屏幕分成數十份,每個召喚物面前都有一份。

    在大量人手的堆砌下。

    十分鐘后.....真兇,找到了。

    “就是他了?!?br />
    天工霞指著自己屏幕上的一點點人影低聲道。

    林盛一一對應了下其他幾處怪物出現的時機,畫面中的整個人影,都在幾個地方出現過。

    而且還是都在怪物開始進攻前,這樣的巧合讓人不得不心生懷疑。

    “好了,我要知道這個叫安塞木的家伙,現在在哪?”

    林盛確定了懷疑對象,迅速朝夕日塔發出指令。

    ‘廢棄第二商業區,宜山路300號樓?!砩舷θ賬男畔⒈憒菹呂?。

    這種便捷程度,讓林盛也不得不感慨,科技就是力量。

    雖然這東西不是一般的科技,而是魔法科技。

    “走吧,去看看這個小家伙,手里掌握了什么秘密?!繃質⑿α誦?,縱身從樓頂上一躍而下。身后天工霞緊隨其后。

    .............

    .............

    阿塞木端正的坐在坐墊上,神情平靜的喝著剛剛才泡好的水螅蜜茶。

    這種蜜茶是他從遙遠的歐羅,執行任務時,從一家大貴族手里收購得到。

    茶的份量有限,但搶奪的人卻是不少。

    不因為別的,而是這茶喝多了是可以延壽的。無論是邪能者還是普通人,都可以適用。

    “現在,召喚而來的怪物應該已經開始進攻了吧?”阿塞木很清楚三色魔方的威力。

    這東西一旦暴露出來,對于黑潮里的那些怪物來說,就像是最上等的蜜餞。就像是蜂蜜之于黑熊,血腥味之于鯊魚。

    這是他在一次險死還生的意外中,獲得的奇遇。雖然手里的這個魔方只是復制品。

    那次遭遇里,他幾乎是九死一生,還在半途時差點以為自己死定了。

    沒想到回來因禍得福,借著奇遇得到的能力和道具,加入了七鎖塔,并在其中逐漸身居高位。

    他實力是不如列等使。

    但,比起那些只會打打殺殺的列等使,他所能做到的,所能影響到的能力,要遠大于他們。

    “先試探下,看這里圣殿的反應,然后尋找防御機制漏洞,制定對應計劃?!?br />
    阿塞木從來都是認為,世界上沒有攻不破的防御,區別只是時間長短問題。

    作為七鎖塔排位第三的智者,他曾經連續策劃成功了三次規模浩大的局部戰役。

    并且在三次戰役中,都取得了不菲成就。所以這趟塔主將圣殿這件事全權委托給他,交由他處理。

    身為智者,阿塞木最清楚情報的根本重要性。

    所以第一時間,他便換了打扮身份,直接來到恒瑞卡拉,為的就是第一時間,直接查探圣殿的真實底細。

    “阿塞木,你別又干什么見不得光的活兒!”兄長絡腮胡男子在一邊深感無奈。

    他很不喜歡這個弟弟,但無論如何,對方畢竟都是他的血脈至親。

    “怎么會。我現在已經不干了?!?br />
    “那你之前出門去做什么了?散步么?”絡腮胡可不好糊弄。

    “散步啊?!卑⑷咎谷換卮?。

    “.......你之前還說是去看戲?!甭縟械隳宰踴檔裊?。這家伙,他一開始就不該相信他。嘴里說的沒一句真話。

    “是嗎,那是我之前的想法。大哥,你要知道,生命的念頭是會隨著情況的變化而變化。所以,我現在喜歡散步?!?br />
    絡腮胡搖搖頭,不再和弟弟爭。直接回自己房間去了。

    阿塞木坐在客廳里,慢慢品著面前的蜜茶。

    茶水里,清楚的投影出他此時的面容。

    “可以搜集的情報太少了,圣殿似乎看起來公開。但實際上透露的底細極少。

    這種組織模式也是相當粗糙,更多的是依賴于手段和未知的特殊知識,來判斷成員是否叛離和歸屬?!?br />
    “不過這次有意思的是?!卑⑷咀旖槍雌鷚凰啃σ??!安季值娜吮任蟻氳幕掛咼?。那就看看等黑潮攻城后,會不會露出破綻了?!?br />
    他很期待。

    只要被他抓到一絲破綻,那么無論如何強大的對手,都會變得渺小無比。

    最終能夠僵持活到最后的。

    反而是那些從不冒進,從不耀眼,平平淡淡做著自己事的人。

    “三色魔方能夠吸引大量黑潮怪物在這里聚集。就算是列等使坐鎮。這個地方也必死無疑。

    到那時,圣殿....你又該怎么應對呢?”

    他嘴角一勾,端起茶杯,吹掉上邊漂浮的茶葉,仰頭喝了一口。

    叮咚。

    忽然門鈴聲響了。

    阿塞木微微一窒,他是知道自己大哥在這里沒什么基礎的。

    就算是之前夜不歸宿,醉倒在天橋下面,都沒人理會。

    還是七鎖塔的下屬們,看在他阿塞木的面上,才偷偷照顧著大哥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