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芷和霍臻一通打打鬧鬧,最后還是以霍臻認錯求饒告終。

    一個星期過后,羅芷帶著拎滿禮物的霍臻,去了麥家。

    早就得到消息的麥靖哲和竇嘉宜一早就在家里等著了,麥靖哲甚至還一改自己平時在家里的休閑風,穿上了出門在外才會穿的西裝,甚至還打了領帶,滿臉的嚴肅。

    女兒和未來女婿還沒上門呢,竇嘉宜就先受不了這樣的丈夫了:“誰在家里還這么穿???你趕緊去換了去,瞧瞧你那一張黑臉,萬一把阿芷給嚇到了,我可跟你沒完!”

    麥靖哲心想也是,萬一到時候沒嚇到未來女婿卻嚇到了自己的親生女兒,那可就虧大了!

    他現在在女兒面前刷好感還來不及呢,可不敢冒這種險。

    于是麥靖哲就麻溜兒的回屋換了身簡單的短褲T恤,這親和力一下子就上來了。

    竇嘉宜還不滿意,非要麥靖哲面帶笑容。

    可憐麥靖哲一個堂堂公司老板,平日里習慣了板著一張臉公事公辦,如今卻被老婆逼著扮老好人,臉都快笑僵了,也還是沒辦法讓老婆滿意。

    被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之后,麥靖哲徹底放棄了,疲軟的癱在沙發上道:“行了行了,阿芷和她男朋友也不是外人,咱們何必要裝出一副客套的樣子來?那不是反倒容易傷了阿芷的心嗎?咱們平時什么樣兒今天就還是什么樣兒,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嘛!”

    竇嘉宜一想也對,便不再逼迫麥靖哲,轉而琢磨起了自己的穿著打扮。

    見老婆終于肯放過自己了,麥靖哲悄悄松了口氣,再也不敢出聲了。

    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引起老婆的注意,然后又不知道會被老婆怎么折騰。

    此時此刻,麥靖哲就盼著羅芷能趕快回家,這樣才有人轉移他老婆的注意力,他也才能逃出生天??!

    或許真的是麥靖哲的祈禱起了作用,羅芷和霍臻很快就到了。

    麥靖哲忙沖過去開門,羅芷和她身后的霍臻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難得的,麥靖哲這次的心神沒有全部放在羅芷這個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女兒身上,而是分出了更多給那個站在他女兒身后的人。

    嗯,長得高高大大的,一表人才,眼神清明,精神頭也足,一看就是個好小伙兒!

    就是年紀好像比他女兒大了些……大點兒也好,正好可以照顧他女兒。

    不對,所有想拐走他女兒的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見麥靖哲正在審視自己,霍臻忙笑著行禮道:“叔叔好,我是霍臻?!?br />
    麥靖哲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讓人看不清他此刻心里真正的情緒。

    霍臻一時間竟有些緊張。

    站在兩個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男人中間,羅芷這會兒卻不覺得緊張,反而有些想笑。

    “麥叔叔,你不讓我們進去坐嗎?”羅芷笑道。

    麥靖哲這才回過神來,眼中閃過一絲懊惱,忙讓開道:“快、快進來。對了阿芷,你上次走的時候,我和你媽都忘了把家里的鑰匙給你一把。吶,這一份是給你的,下次你再回家來,自己開門就行了,多回來兩次應該就能習慣了?!?br />
    他從門口鞋柜的抽屜里拿出一把門鑰匙,遞給了羅芷。

    羅芷頓了頓,接過鑰匙,抬頭又是沖麥靖哲一笑:“好!”

    麥靖哲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就該這樣嘛!

    既然是一家人,怎么能連家里的鑰匙都沒有呢?

    連麥孜健那臭小子手里都捏著一把呢!

    麥靖哲現在最后悔的,就是在上次見面時沒能及時把鑰匙拿給羅芷。

    幾人進了門,在臥室照鏡子的竇嘉宜也聽見聲音趕了出來,然后就和麥靖哲一樣,都在第一時間就把霍臻打量了一遍。

    雖然竇嘉宜的舉動很小心,但羅芷和霍臻都不是普通人,兩人自然有所察覺。

    羅芷就似笑非笑的看了霍臻一眼。

    霍臻倒是一點兒也不發愁,反倒還對著羅芷笑。

    他在來之前,可是找好幾個已經成家了的哥兒們取過經的,知道蹩腳女婿第一次上門應該做些什么準備,被老丈人和丈母娘為難也是正常的,所以他這會兒一點兒也不慌。

    見霍臻一點窘迫的樣子也沒有,沒看成好戲的羅芷撇了撇嘴,干脆不理他了。

    “竇阿姨好,我是霍臻!”霍臻又笑著和竇嘉宜打招呼。

    竇嘉宜對霍臻的態度可比麥靖哲要溫和多了,連連點頭笑道:“好好好,大家都好?!?br />
    說著,她就瞪了麥靖哲一眼:“沒看小霍手上拎那么多東西嗎?還不趕緊接過來放好了?”

    麥靖哲原本還想給霍臻一個下馬威的,結果老婆一出馬,他這氣勢一下子就泄了,再想發威那也發不起來了??!

    麥靖哲一邊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家老婆怕就是傳說中的豬隊友,一邊又認命的接過霍臻手中的禮物,把禮物放進柜子里。

    好在霍臻很會察言觀色,并不敢把所有東西都往麥靖哲手里推,而是一個勁兒的擺低姿態,讓麥靖哲給他指地方,他自己去放就行了。

    麥靖哲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滿意之色來。

    不過等竇嘉宜親切的招呼霍臻去喝綠豆湯的時候,麥靖哲就慢慢回過神來,自己這是不是被那臭小子給哄騙了???

    霍臻本身就是一個很拿得出手的男朋友,他唯一的缺點,可能也就是他的職業比普通職業多了一份危險。但不管怎么說,他的職業都是值得讓家人和朋友為他感到驕傲的職業,所以麥家人不可能因為這一點就對霍臻不滿。

    加上霍臻家里也有不少長輩,他平時在家的時間雖然不多,但他和長輩打交道的機會卻不少,所以他還是很有一套和長輩相處的經驗的。

    如此一來,霍臻坐下后不到十分鐘,就讓麥靖哲和竇嘉宜紛紛對他改觀,稱呼他的名字的時候也更顯親近了。

    羅芷看著霍臻這么快就把麥靖哲給收復了,不禁在心里連連感嘆。

    這家伙的長輩緣未免也太好了吧?

    她要不是當事人,幾乎都要以為霍臻才是麥靖哲夫婦的親生孩子了!

    當然,她不知道的是,霍臻也經常覺得她才是霍家的親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