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小小姐姐,陽光這么燦爛,空氣這么新鮮,人生這么美好,你這是有什么想不開的事情要尋短見???”

    “他不喜歡我!”陸小小說道。

    我靠,又是他不喜歡你!

    他不喜歡你你會死???

    呃,好吧,會自殺死!

    看來,他不喜歡你,還是挺嚴重的!

    木小風心中腹語了一番,說道:“小小姐姐,你長得這么漂亮,是人見了都會喜歡,我也很喜歡!他要是不喜歡你,那你嫁給我好啦!”

    噗嗤!

    陸小小噗嗤一笑。

    她基本上知道了木小風說話的得性,這就是一個跳脫性格歡樂無限的人??!這種人,總是活得很開心!

    她不禁有些羨慕木小風活得灑脫隨意。

    這一刻,她似乎也看開了很多東西。

    “哈哈,你笑了就是答應嫁給我啦!好,從現在開始,我叫就你小小老婆!”

    “……”陸小小懵逼了。

    怎么剛認識就成了人家的老婆,而且人家還是個十八歲的少女!

    陸小小有些哭笑不得,這真是個精靈鬼加開心果。

    “小小老婆,你告我,是誰不喜歡你,我去打屎他!”

    “我都打不過他,你會得打過他嗎?”

    “那可不一定喲!”

    “好了,謝謝你,大大!大大,你這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沒有什么目的地,我四處漂流,飛到哪兒算哪兒!”木小風說道。

    的確,他現在毫無目的地可言,只能等一年,等自己變回男兒身。

    “既然你沒什么地方可去,那到我家去吧!”陸小小伸手一招,大樹上的法寶布條落入她手中,她飛起身來,向遠處飛去。

    去你家?

    木小風一懵:“小小老婆,等等我!”

    他喊了一聲,跟著飛了過去。

    “小小老婆,你家在哪兒???”

    “我家在巨人島!”

    “巨人島?那里有巨人嗎?”

    “巨人島是一座山,因像巨人而得名,并不是巨人!”

    “原來是這樣!”木小風有些失望。

    傳說,修真界可是有巨人的。

    有些巨人高十多米,更有甚者,上萬米高的巨人都有,而且巨人的能力都是通天徹地的,十分強大。

    但哪只是傳說,并沒有誰看到過巨人的存在。

    “小小老婆,你家遠嗎?”

    “不是很遠,飛行半個月就能到達!”

    要飛半個月還不遠?

    木小風一陣無語。

    “大大,你修為這么低,怎么會出現在這種高等級妖獸出沒的荒野上,你不怕妖獸吃了你?”陸小小問道。

    “我修為低,但是我膽子大??!”

    “……”陸小?。骸按蟠?,那你家是住哪里???”

    “我家?”木小風一下子想起了地球,他抬起頭來,惆悵的望向天空上方四十五:“我家住地球!”

    “地球?好奇怪的名字,沒聽過!那是哪里?”

    “那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很遠嗎?有多遠?要飛多久?”

    “反正很遠很遠!小小老婆,你帶我去你家干嘛???”木小風岔開了話題,因為他不想讓陸小小知道得太多,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是穿越而來的。

    “你叫我老婆,那我們就是一家人啦。你等級這么低,這里這么危險,我帶你去我家住啊,我?;つ?!”

    “原來小小老婆是怕我被妖獸吃了,小小老婆對我真好,來來來,我們親一個!”木小風說著還真把嘴巴遞了過去。

    看著木小風恬不知恥遞過來的嘴巴,陸小小懵逼了。

    這家伙,得寸近尺啊。

    嗖的一聲。

    陸小小加快了速度,一閃飛向前面去,躲開了木小風。

    “小小老婆,你等等我,你飛得這么快干嘛!”

    ……

    十天后。

    兩人飛到了一面大湖上空。

    這湖名叫清水湖。

    清水湖中央有一座島,便是巨人島。木小風向下看去,這座島有一千米長,有頭有腳,果真像個巨人。

    巨人島的頭部,是一座山。

    山上有個洞。

    這山洞就是陸小小的家。

    陸小小帶著木小風徑直飛落在山洞面前。

    不過,洞口面前,卻守著一個戴斗笠的漢子,這漢子合體三級。

    陸小小一看到這漢子,就一幅厭煩的表情。

    但這漢子一見陸小小,立即神情激動的沖了過來,像見了寶貝一樣:“陸師妹,你終于回來了,我終于等到你了!你要是再不回來,我都快急死了!”

    “丁師兄,我不是都給你說過了嗎,我不會接受你的,請你離開我家!”

    “沒關系的陸師妹,我可以等你,師兄我等得起!”丁師兄舔著臉笑道,完全不在意陸小小對他的看法。

    “請你離開我家,馬上離開!”陸小小怒道,她受夠了丁師兄對她死纏爛打。

    “好好好,我馬上離開,我馬上離開,你不要生氣嘛,氣大傷身,對身體不好!”

    “滾!”陸小小再也受不了的大叫道。

    嗖的一聲。

    丁師兄消失不見。

    陸小小松了口氣。

    不過,木小風卻是懵逼了。

    你不是說他不喜歡你嗎?那個他一定不是這個人!

    唉,喜歡的人不喜歡你,不喜歡的人卻又喜歡你,總是這樣!木小風突然想一首歌,我想我會一直孤單。

    “走吧,我們進去!”陸小小走進山洞。

    木小風跟了進去。

    “姐姐,我們晚上吃什么?”木小風邊跟著陸小小往里走,邊問道。

    “……”陸小小一懵:“我們晚上什么也不吃!辟谷!”

    我靠,什么也不吃?辟谷?

    辟谷有什么意思!

    木小風完全不贊同陸小小的說法。

    “一會我去抓條魚來給你燒烤!”

    “大大,你不要想著吃,你在我這里要專心修煉,爭取早日把修為提升上去!”

    修煉?

    修煉個毛??!

    我想要升級,除了殺生,就只有完成升級任務了!

    修煉對我來說,完全沒用??!

    陸小小走到一個房間面前:“大大,以后你就住這里!”

    木小風看著還不錯的房間,問道:“那你住哪里?”

    “我住那間屋!”

    “我要和你住一間屋,你是我老婆嘛,我們兩人應該住一間屋,睡一張床!”

    “……”陸小小知道木小風愛開些重口味的玩笑,她呵呵一笑,她拿出一枚儲物戒:“這些靈石,你拿去修煉!”

    木小風一懵,搖搖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有靈石!”

    “拿著吧,不要跟我客氣!”陸小小將儲物戒塞進木小風手里。

    木小風神識一探,里面居然有十億顆靈石。

    出手好大方??!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

    ……

    一回來后,陸小小就把自己關進了她的房間里面,也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木小風估計她多半在修煉。

    人家在修煉,自己多無聊啊。

    走,去抓條魚去吧。

    于是,木小風離開山洞,飛到湖面上。

    不一會,他在湖中抓了一條兩米來長的大魚,拎著就回到了島上來。

    一堆柴火在湖邊燒了起來。

    兩米長的大魚已被剝洗干凈,放在火上烤著,魚香飄了出來,熟了。

    木小風拿出一壇果子酒,就著魚肉,吃喝起來。

    突然,一個人影一閃出現在他面前。

    丁師兄?

    木小風一愣,這家伙怎么又回來了?還是根本沒有走多遠?

    丁師兄舔著笑臉走上前來:“小妹妹,你好??!”

    小妹妹?

    木小風一愣,立即反應過來,自己變成了一個女的啦。

    “你有什么事?”木小風道。

    “嗯,好香,我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一個喝酒很悶的!”

    丁師兄嘻嘻一笑,坐了下來,將斗笠從頭上摘下來往旁邊一放,伸手撕下一片魚肉,就放進嘴里嚼了起來。

    “嗯,好好吃!”丁師兄嘴巴包都包不住的說道,然后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壇酒,喝了一口。

    “好吃吧!”

    “好吃好吃!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丁師兄又喝下一口酒問道。

    “我叫木大也!”

    噗!

    丁師兄差點沒將喝下去的酒給噴了出來。

    木大也?

    木大爺?

    我靠你大爺的!

    你這是想占我便宜吧!

    他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木小風,那意思是你確定?

    “當然,你也可以叫我木大大!”

    木大大?

    這特么什么名兒???

    丁師兄一陣暈菜。

    “你也可以叫我大大,小小老婆都是叫我大大!”

    噗!

    丁師兄一口酒再也沒忍住,噴了出來。

    “小小老婆?小小老婆是誰?”他有些不談定的問道,因為,這島上叫小小的,就是自己的陸師妹了!這少女居然叫她小小老婆,這他媽是怎么回事?

    “小小老婆是我老婆啊,她不喜歡你,你不要再糾纏她!”

    聽到木小風這么一說,丁師兄反而松了口氣。

    “哈哈,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你們真的……我說小妹妹,你年紀輕輕,挺愛開玩笑的嘛!”

    “開玩笑?我沒有開玩笑??!陸小小真是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