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98ol无名和霸王丸 > 修真小說 > 劍耀九歌 > 第六百零七章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沐心中其實有著很多念頭,因為卜言君錦囊中“救太子”這三個字,讓他先天就站在了太子黨的立場上。然后,他望著站在臺階之上的陳立鰲,以及進出寢宮忙碌不斷地宮女內侍。靜態的陳立鰲與那些運動中的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有那么一瞬間,李沐真的以為他成為了新皇。

    等等?為什么要以為?

    李沐頓了一下,然后,他想到了另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他跪倒在地,大聲道:“恭迎圣駕,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這一聲,讓白帆、姬揆都愣住了。陳立鰲也愣了一下,然后臉上露出了一陣狂喜。

    此時此刻,樞密院大將軍和政事堂宰相二人對自己繼位之事,表現出的都是懷疑,無奈。然后有人在這個時候,大聲地喊著吾皇萬歲,陳立鰲會是什么心情?

    “哈哈哈,李沐,還是你識時務?!背鋁Ⅶ⌒Φ靡斐4笊?。對于這個曾經拉攏過的人,陳立鰲可沒有忘記。

    李沐低伏在地,白帆和姬揆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但是白帆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李沐一抬頭,露出一個笑臉?!盎噬?,敢問云容郡主在哪里?”

    陳立鰲一指寢宮,說道:“正在里面。進去吧?!?br />
    “不可!”白帆和姬揆異口同聲地拒絕。此時寢宮內,陳驍遺蛻尚未收斂,更有一大堆后事要處理。哪容得李沐一個外人輕易踏足?

    李沐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他現在有些慶幸自己的選擇。因為陳立鰲就像是一個得不到認同的小孩,或許,他一直就是那個得不到認同的人。所以,一旦大權在握,別人越不想他做什么,他就一定會去做什么,以此來彰顯自己。

    特別是在自己認可了他的情況下。

    陳立鰲不出所料地怒氣上涌,“朕說可以,便是可以!”

    白帆怒目而視,姬揆按住了他的肩膀。要知道能從戰場上活下來,并且身居高位的人,可不會是溫文爾雅的老好人。年輕的白帆在軍中更是有怒吼天尊的匪號。若是發起真怒,姬揆都不一定能夠拉住他。

    李沐很識趣地站在那里沒動,天子,將相之間的矛盾,他不想攙和。他只是卷入了一點點皇室的斗爭,就覺得層層波瀾,深不見底。至于剛才那神來之筆的一跪一呼。并不代表他就想趁此機會,投機取巧,成為一個弄臣。

    本身就不是善泳者,當然更不想溺于水。

    眼前的僵持,很快被打破了。因為女蘿走了出來。

    女蘿有些疲倦,她打著哈欠。

    “女蘿?!崩鉭寤攪慫簧?,“到這兒來?!?br />
    女蘿看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走了過來。李沐揉了揉她的頭發,身為郡主之后,女蘿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澳閿Ω玫任宜瘓?,我累了?!?br />
    “好好好,我現在就先送你回去?!崩鉭邇F鵒伺艿氖?。女蘿撓了撓頭,說道:“感覺有些奇怪?!?br />
    李沐笑了笑,轉頭對陳立鰲說道:“陛下,云容郡主也有些乏了,我想先送她回去?!?br />
    陳立鰲點了點頭,“可以,但是等云容郡主回去之后,朕有事找你?!?br />
    李沐千恩萬謝,然后頭也不回地牽著女蘿走了。

    走出宮門,李沐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然后拉著女蘿一路往玄武門走。女蘿被封郡主后,有自己的府邸。玄武門顯然不是最近的路線。

    “他死了?!迸芎鋈幻煌訪晃駁廝盜艘瘓?。

    “嗯,我知道?!崩鉭褰涌詰?。

    女蘿稍稍有些沮喪,“是死于蠱毒,我沒有辦法救他?!?br />
    “我也知道?!崩鉭灝參克?,“這不是你的錯?!?br />
    女蘿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暗怯腥艘恢畢肴夢曳復??!?br />
    “嗯?”李沐忽然頓了一下,“你說什么?”

    女蘿看著李沐,說道:“陳叔叔其實很可憐,到最后所有人都想著他死,只有我們幾個醫生,還想著救人?!?br />
    “身在帝王家,沒有辦法?!崩鉭逄鞠⒌?,他可以想象陳驍彌留之際,那有些凄慘的景象。一個帝皇,死去的時候。別人想的不是哀悼,而是更關心新皇繼位的問題。甚至,在他將死未死的時候,已經盼著他早些死去了。

    想到這里,李沐忽然想起,陳驍死去的時候,女蘿是在場的。那么,有些事情,女蘿應該是知曉的吧?

    “喂?女蘿,皇上死之前,有什么遺言嗎?”李沐問道。女蘿聽不懂駕崩,但是聽得懂死。所以李沐也很直接。

    “有?!迸艿懔說閫?。

    李沐猛然拔高了音調,“他說了什么?”

    “他說,要叫太子回來,由他繼承大統。另外,他最后很生氣?!迸莧嘧判×乘檔?,“如果不是因為怒極攻心,這一次其實他也能挺過來的?!?br />
    “生氣?為什么會生氣?發生了什么?”李沐察覺到了女蘿和姬揆兩者表述之間的不同。

    姬揆與白帆所說,陳驍彌留之際,不能動彈亦無法言語??紗優芩道純?,最后時刻的陳驍,至少還是能說話的。而且,他明確說了讓太子回來繼位。

    女蘿繼續說道:“因為那份書卷不對,上面寫得不一樣。他看過之后,就生氣得說不出話來了?!?br />
    “我明白了?!崩鉭宄聊訟呂?。

    這是一場大戲,或者說,一個深不見底的坑。姬揆看似與白帆一個立場,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好像立意完全不同。在這一場大戲之中,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完全不能以表面言行判斷。

    “女蘿,我帶你出去散散心吧。這里還真是煩悶呢?!崩鉭寤厥淄蚪鴝サ幕使?。

    女蘿終于來了興致,“話說李沐,你說了半天,你要帶我去哪里?”

    “我要帶你離開這里,去見你沈姐姐?!崩鉭逍Φ?。

    “沈姐姐?我和陳叔叔說過,也求過情,他說沈姐姐是他不能放過的人?!迸苤迤鵒嗣紀?。

    李沐咧開了嘴,“現在他不想放過也不行了。我已經將你沈姐姐救出來了,而且,已經把她送出城去了?!?br />
    “真的?”女蘿終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是啊?!崩鉭逡部牡匭α似鵠?。

    不過,兩人的開心時刻很快就被一隊騎兵打破了?!氨菹掠兄?,命云容郡主和李沐跟隨神龍軍前往旋歸莊,協助押解罪王回宮?!?/div>